位置: > 新闻中心 >

越南纺织产业链调研,非去越南不可吗?(各要素对比)
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5-24 16:58   来源:布莱格会展
 2009-2015年期间,越南纺织品服装出口金额的年均增速达到18.6%,超过中国同期6个百分点。我国占日本纺织品服装进口的市场份额也从80%以上迅速降至去年的70%以下。。。

 

——越南纺织产业链调研——

 

2015年11月,海通证券纺织服装小组组织了第二次越南纺织产业链调研,重点关注了——百隆东方、健盛集团、申洲国际、天虹纺织等几家提前实现越南产能布局的公司。其中,健盛集团主要布局在越南北部的海防市;而百隆东方、申洲国际主要布局在越南南部的西宁省,接近胡志明市;天虹纺织在越南北部的广宁及南部的同奈均有产能布局。

 

图1:纺织行业龙头在越南的产能布局

 

我们维持对于棉纺织产业的观点不变,2016年,对棉纺织企业的推荐有以下两条逻辑主线:

 

(一)棉价上涨预期下,利好纺织龙头

 

1. 供给端持续收缩:

2015年全球范围内棉花种植面积下降,或助推棉价上行。USDA预测数据,中国棉花收获面积、产量分别降19%、16%,美国收获面积、产量分别同降23%、18%;受不稳定天气因素影响,优质棉花将更加稀缺,从供需的角度来推高价格,此外也将激发市场炒作的心理,即资金的作用。

 

2. 储备棉较高的收储价格有望对棉价波动起到一定支撑作用:

国内棉花的供需焦点集中于中储棉1000万吨的库存,考虑到较早收储的棉花库存质量相对偏低,预计1-2年内,矛盾将明显缓和,压制棉价上涨的因素将趋弱;库存棉花相对较高的历史采购成本(1.98万元/吨收储价),另有仓储及物流运输等其他费用,若中储棉按照现价抛储,承担差价的压力预计相对较大。

 

(二)TPP实施在即,利好纺织龙头

  

短期内这一投资逻辑将被强化:越南与美国签署TPP协议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》,主要制造工序纺纱、织造和印染在成员国内进行,可享受出口关税减免,在越南有产能的百隆东方、华孚色纺、鲁泰A将受益,订单量有望进一步提升。

 

免税待遇将在低加工成本优势的背景下,进一步放大越南纺织制造业的全球竞争力。


图2:越南与中国部分要素对比(一)

 


图3:越南与中国部分要素对比(二)

 

 (三)越南下一步会发展面料 

 

越南全国纱线产能约600-750万纱锭;当地生产的纱线82%出口中国、印尼等地,另一方面针织服装出口以每年30%增加,2015年服装出口已经达到283亿美金,但服装的面料88%从中国、韩国进口

 

越南当地服装业发展的瓶颈在于缺少面料(面料厂的投资非常高,印染的资产重,纺纱的资产相对低,制衣资产最低):

 

1. 受制于印染产业不发达,环保标准较高,但企业技术实力相对落后。

2. 产业配套尚未完善,设备、辅料等很难在越南本地完成采购, 对于交期会有一定的影响;

  

以此判断:越南下一步会发展面料,纱线作为上游同样具有政策机会。

 

附注

越南环保标准说明:

 

1、越南设定的排污指标和区域相关,每个工业区会有一定的排污量(部分工业区不批污染项目,例如海防的新加坡工业区等),需要公司向园区进行申请;

 

2、园区的排污权是预留的。以后企业想进入园区,如果园区已经没有指标,就没法进驻。

 

3、目前申洲、百隆所在园区(福东)有9万吨的排污标准。申洲经申请有2万吨的指标,污水处理设备投资约1000万美元(因为公司棉线染色已经去掉了很多的杂质,所以价格相对较低);

 

4、百隆约1.2万吨排污指标,约1500万美元投资(因为染棉花,处理的难度大,棉花的杂质高,浓度高,所以设备投入高)。

 

东南亚各地区环境比较:

 

1.  越南电力充足,水资源丰富。政治稳定,人员素质相对较高,制衣劳工的效率大概是国内的70%-80%;

 

2. 柬埔寨工人文化水平不高、国家假期很多,员工自由性也比较高,制衣厂效率只有国内的40%-50%;

 

3. 孟加拉是世界上最贫穷的30几个国家之一,劳动力便宜;具有大量欧美品牌的制衣工厂(当地不产棉,大部分纱线供应需要通过进口)。但是交通、电力等基础建设非常薄弱,主要是电力的问题(每个工厂都需用天然气发电,但整体天然气供应紧张)。

 


 

【对话】走向越南,挑战与机遇各几分?

 

朱北娜:棉纺织行业向东南亚转移的步伐不断加快。天虹、百隆、雅戈尔盛泰纺织集团实施“走出去”战略都很成功,给我们带来了启发和示范作用。在此,我首先想问TPP对你们有什么样的冲击与启示?

 

洪天祝:这与中国加入WTO情形类似。对内地企业而言,如果你是一个能适应市场需求、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,就不一定非要“走出去”,不要认为TPP来了,我们企业就会被淘汰。经验表明,越南虽好,但不是到了越南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,企业内功是最核心的,在国内不具竞争力,“走出去”也很难存活。

 

我认为,TPP框架协议签约的12个国家中就我们而言唯一具备竞争优势的是越南。无论是墨西哥、加拿大、秘鲁,还是日本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都不可能跟我们竞争纺织服装业。我赞成有能力的企业在越南开设工厂,越南无论是电费、人工、税收,还是有关劳动法的政策,都比中国有优势。

 

那我们能不能联合起来,让越南出口美国的服装里有50%是中国投资企业制造的呢?也就是说,不管TPP如何变化,受益的还是中国纺织服装企业。这就要求我们企业加快国际化的步伐。

 

“走出去”企业会面对国际、国内两个市场的开拓问题,也就是既要做到适应TPP市场发展,也要适应国内市场发展。相信未来中国会成为超过美国的最大消费市场。

 

杨卫新:所有投资都是市场和客户叫你去才是最正确的。TPP一签,越南土地价上涨,工资也会不断增高,所以企业要多关注各方面因素。雅戈尔上下游纵向一体化的做法非常好,我认为转移就是要产业链整体向越南转移。

 

徐磊:越南现在的贸易自由化程度超越了马来西亚等国。企业做事情一定要未雨绸缪。

 

朱北娜:如果产业链整体转移的话,肯定对我国纺织服装产业发展有影响,因为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产业链完整。但这个是发展趋势也是市场推动,那越南对我们后道企业前去发展有什么鼓励政策?非洲是不是我们今后可以“走出去”的地方呢?

 

洪天祝:我曾提过一个说法叫产业出口。我们以前一直做的是产品出口,现在我提倡产业出口,尤其在“一带一路”战略下,我相信我们从产业出口甚至可以上升到产业外交的层面。要把越南本地企业培养起来还真不那么简单,发展最快的还是中国投资的企业。

 

近三五年考虑非洲不太合算,毕竟太远。越南与中国文化相近、距离短、政策优惠,还是先在家门口把事情做好。我认为,目前真正“走出去”最好的首选地,特别是TPP背景下,还是越南。

 

杨卫新:越南的税收、优惠政策都非常简单,法律较详细,且对环保要求严格。我们“走出去”要符合当地的法律法规,要实事求是。

 

我碰到的越南领导还都比较亲民,国家主席到我们厂来,也就带了两辆车、四个随从。当然,他们也有办事作风问题,很多事情办起来并不容易,招商引资中他们有时候也会刁难一下。

 

徐磊:从雅戈尔盛泰的发展来看,越南肯定是我们现在、未来“走出去”投资的一个首选地。虽然有些企业或许有到非洲投资的想法,但我认为非洲确实并不适合现在去投资,南亚地区应是下一步的发展方向。

 

同时,我觉得印度纺织会呈现发展很快的趋势。我们的棉花政策、价格也确实给了他们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越南虽有税收优惠,但我认为主要对手还是印度,不是越南。

 

朱北娜:在越南投资还是有风险的,我们在那投资那么多,如何保障生产顺利、安全?现在有些企业投资到新疆,你们怎么看?

 

徐磊:风险是我们考虑最多的事情,越南有很多的优势,但我们还是会把很多精力放在规避风险方面。我们的做法一是抱团,二是与当地企业、政府全面合作。

 

我们在当地开了一个最大的面料厂,这是越南地方发展需要的,也是越南政府极力推动的项目。生产面料是我们的共同需要,所以就有了抱团的想法。这样我们就与越南当地企业合资,以规避资金和环境风险。我们是三方合资,另一方是香港著名的成衣企业。我相信,中国企业“走出去”很多都可以抱在一起,增大力量。

 

确实,投资新疆我们也有过一个30万锭的规划,但棉花政策变化后,最令我们伤心的是我们在新疆没有配额,在棉花差价那么大的情况下,我们那个厂在新疆就是拿不到配额,新疆是真不去了。

 

杨卫新:我们在越南投资唯一一次遇到的风险就是上次的打砸抢,好在当时部队来工厂保护了我们。财产保护方面可以买商业保险。

 

我们2000年去的新疆,六个企业分布较广,六个基地都非常好,我觉得新疆还是好地方。未来布局时还要考虑到相关政策。

 

洪天祝:我们刚刚在新疆做了一个较大投资,共20个亿,我们相信国家政策,目前进展顺利。企业到新疆一定要符合当地产业政策,要有信心。至于越南投资,我还是认为值得去做。

【推敲】转移,去越南?还是新疆?

 

中国纱锭总数突破1.2亿,已经超过全球纱锭总数的一半以上,但由于闲置,实际运转锭数可能在8000万左右;近两年全国棉纺织转移产能接近500万锭,主要是江苏、浙江、福建等地的产能向新疆、河南、湖北以及江西等省转移,还有一部分转移到东盟国家。

  

2014年底新疆棉纺产能已达到760万纱锭(棉花加工量约100万吨,由于远离市场,新疆基本以原料加工的纺纱项目为主),到2023年,新疆棉纺产能将达到2000万纱锭。

 

短期内,新疆的主要出口市场仍为中亚地区。目前,新疆本地生产的产品市场占有率仅为10%左右。周边市场容量还是有的,目标是在近年内,将新疆地产服装的市场份额提升至30%,甚至是50%。


从长远来看,中亚市场无论是人口,还是消费力是有限的,因此新疆纺织品服装出口产业的长期目标是继续西行,开拓西亚和欧洲市场。这是新疆大力引进出口加工型企业的重要原因。


从2015年起,已经有很多原本打算迁至东南亚的出口加工型企业,改道将产业转移至新疆。一带一路"是国家政策,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和五大中心战略构想,成为构筑新疆与中亚及欧洲国家互联互通的坚实基础。在这样的宏观政策下,新疆是十分有吸引力的。尽管与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相比,新疆服装产业加工成本要高10%~20%,但是与内地相比,新疆的加工成本还是相对便宜,低10%左右。


既然比东南亚生产成本高,新疆如何吸引内地企业将产业转移至此呢?有如下几点优势:


首先,虽然加工成本比东南亚高,但是新疆和内地省份无论是技术、原料、物流,还是其他方面的资源流动都更加便利。

 

其次,现阶段,新疆纺织服装产业的主打产品是棉纱、粘胶纱线等产品,也就是说上游配套产业很发达,这对于下游企业的发展十分重要。


再次,新疆正在加大培训力度,提高用工素质与效率,而令人欣喜的是进展比想象中的快。


最后,还有一项硬指标在考核着新疆的出口实力,以及与东盟的比较优势,那就是货运能力。国际货运班列的开通,不仅将新疆的产品发往更多国家和地区,同时也吸引了内地更多出口中亚、俄罗斯和欧洲的纺织品服装企业赴疆投资设厂,有助于将新疆建设成为我国纺织品服装向西出口的桥头堡,和出口产品加工基地。加工基地的落成,又将进一步促进国际货运班列的运行,两者相辅相成。

0